今天距离全面完成脱贫攻坚任务仅剩
首页>人物>历史名人堂

四朝为相的牛僧孺

    时间:2015-11-06 09:51 来源:市地志办 责任编辑:李冬红 【选择字号:
    0

  牛僧孺(780—848),字思黯,安定鹑觚(今甘肃灵台)人。牛僧孺八世祖牛弘先后为礼部尚书、大将军、吏部尚书,政绩卓著,为一代名臣,是隋朝礼乐、法令的初创者之一。高祖牛风及为中书门下侍郎,编修史书,世称“良史”。曾祖牛休充、祖父牛绍均为朝廷命官,父亲牛幼闻做过华州郑县尉,且年轻早逝。牛僧孺7岁时,父丧母改嫁,他寄居在外祖父家。15岁时得知长安祖居还有牛弘的千卷书时,毅然辞别亲友,赴长安南下杜樊乡苦读,“不出一室,数年业就”,勤学博识之名远播。但由于无人引荐,应举落第。到长安、江南一带漫游,拜访名人贤士,投谒自荐,终于得到韩愈的赏识。韩愈称赞“: 吾子之文,不止一第,当垂名耳。”由此,牛僧孺在805年,中进士第。

  808年,宪宗皇帝策试贤良方正,牛僧孺同李宗闵、皇甫堤等人,在策论中激烈抨击时政,触怒了宦官出身的宰相李吉甫,牛僧孺久不得重用,虽经监察史白居易的切谏,但仍无济于事。此后十余年,牛僧孺沉抑下僚,辗转于地方属吏、礼部和御史台之间,调换频繁,但官不过六品。这次制举案,是牛僧孺同李吉甫父子冲突的起因,也被看作是“牛李党争”的启始。牛僧孺虽初涉仕途就遭挫折,但因他挺身而出抨击时政,所以闻名天下。李吉甫卒后,他的政治才干逐渐显示并得到执政者的赏识。穆宗即位后,任他为库部郎中知制诰。半年后,改任御史中丞。

  牛僧孺在御史中丞任上,整顿刑狱,严惩不法官吏。长庆初年,宿州刺史李直臣坐赃当死,李却以钱财厚结宦官为他说情,连穆宗皇帝也出面为李直臣辩护。牛僧孺不顾个人得失,义正辞严地说“: 帝王立法,束缚奸雄,正为才多者。禄山、朱眦以才过人,浊乱天下,况直臣小才,又何屈法哉?”李直臣最终被诛。牛僧孺又对当时刑狱淹滞、人多冤抑、官吏人稀的局面进行了整顿,朝野上下为之肃然,受到穆宗的赞赏,拜为户部侍郎同平章事。敬宗时,牛僧孺晋升为中书侍郎同平章事,封奇章郡公、集贤殿大学士,监修国史。但敬宗沉溺于享乐宴游,天下政事为宦官、奸臣把持。牛僧孺力谏无果,只好上疏请求外任,出任武昌节度使。初到鄂州,他就了解到此地土质疏松,不易筑城,但官府每年还要征发百姓大兴土木,又借机横征暴敛、侵吞公私财物,成为当地的一大弊政。牛僧孺有感于百姓疾苦,设法抟泥制砖,筑起了坚固的城墙,彻底解决了百姓“岁一修城,役工诛茅”的双重劳役。

  830年牛僧孺回朝廷出任兵部尚书同平章事。卢龙节度使李载义被部将杨志诚所逐,文宗及群臣闻讯惊慌失措。牛僧孺审时度势,针对卢龙镇多次叛乱、多次归附又寻复为梗的情况,主张安抚杨志诚,确保北方疆域的安全,以便抵御奚、契丹南下袭扰。文宗采纳其建议,避免了一次内乱。吐蕃维州守将悉怛谋以城降,李吉甫之子、时任西川节度使的李德裕请求纳降,主张利用降将、乘机出兵,进攻吐蕃。朝中大臣多赞其说,牛僧孺力排众议,主张送还降将,以安边陲。文宗又一次采纳他的主张,因而此后数十年,唐朝与吐蕃再未发生过大规模军事对抗。宋司马光说“: 唐新与吐蕃修好而纳其维州,以利言之,则维州小而信大;以害言之,则维州缓而关中急。”但是,牛僧孺的主张,被李德裕及其同党看作“害功”之举,因而,牛李之间的私怨更深,始终无法化解。

  841年秋,襄州发生了百年不遇的水灾,时任宰相李德裕以“修利不至”的罪名将牛僧孺降为太子少师。但李德裕党人仍不甘心,总想伺机将他排挤出朝廷。844 年,李德裕挟平定潞泽叛乱的余威,以“交通”叛军之罪,数月之内,将牛僧孺连续三贬,至循州员外长史。宣宗即位后,牛僧孺才北移衡州长史、汝州长史,迁太子少师。

  牛僧孺是中晚唐颇有影响的文学家,他与韩愈、皇甫湜、白居易、刘禹锡等文学家、诗人过从甚密,并相互影响,形成了自己的创作特点。牛僧孺的文章,有论、辨、讼、述、奏、议、碑等多种形式。其中论说文中既有史论,又有奏议。寓言中既有正面劝谕,又有反面讽刺。就文笔而言,文从字顺,灵活多变。论说文词畅意深,气势夺人,寓言庄谐兼有,寓意深远,碑铭文奇偶交错,庄重古雅。牛僧孺的诗歌,众体兼用,有乐府古诗,有五言七言绝句、律诗,也有排律,其风格,既有奇崛怪峭、好作晦涩硬语的一面,又有质朴平实、不尚雕饰的一面。牛僧孺的诗文,据《宋史·艺文志》著录,有《牛僧孺集》5 卷,南宋以后,再不见著录。流传至今的诗文,载于《全唐文》和《全唐诗》。

  牛僧孺作为中唐传奇小说家,在我国古代小说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。他的传奇小说集《玄怪录》,被称为唐人传奇专集的代表作。鲁迅在《中国小说史略》中说“: 造传奇之文,荟萃为一集者,在唐代多有,而煊赫莫如牛僧孺之《玄怪录》。”《太平广记》《新唐书·艺文志》《崇文总目》等文献均有收录,另有单行本流传至今。《玄怪录》题材多取自隋唐,甚至当世,曲折地反映了中晚唐现实生活和人情世态,寄托着作者的理想和愿望,有较强烈的社会意义。《玄怪录》的出现,给后世以很大影响,孕育了不少小说,特别是蒲松龄“用传奇法,而以志怪”,创作《聊斋志异》,从故事题材到写作技巧上,都可以说与《玄怪录》是一脉相承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