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距离全面完成脱贫攻坚任务仅剩
首页>人物>历史名人堂

飞将军李广

    时间:2015-11-10 10:39 来源:市地志办 责任编辑:李冬红 【选择字号:
    0

  李 广(?—前 119),陇西成纪(今甘肃静宁南)人,西汉著名军事将领。其先祖李信为秦国名将,曾率秦军打败燕国太子丹。

  公元前 166 年,匈奴大举入侵,李广以良家子弟的身份参军抗击匈奴,因为他善于骑射,斩杀敌人首级而被任为汉朝廷的中郎。李广曾多次随从皇帝出行,常有冲锋陷阵、抵御敌人以及格杀猛兽的事,文帝曾慨叹:“惜乎,子不遇时!如令子当高帝时,万户侯岂足道哉!”

  景帝即位后,李广任陇西都尉,又改任骑郎将。吴楚等七国叛乱时,李广任骁骑都尉,随从太尉周亚夫反击吴楚叛军,在昌邑城下夺取叛军帅旗,立功扬名。由于李广接受梁孝王私自授给的将军印,当时梁王有窥视帝位的野心,引起皇帝的疑忌。回朝后,朝廷没有对他进行封赏,调任上谷太守。典属国公孙昆邪上书:“李广才气,天下无双,自负其能,数与虏敌战,恐亡之。”于是被任为上郡(今陕西榆林

  东南鱼河堡)太守。后李广又在陇西、北地、雁门、代郡、云中等地做太守,以打硬仗而闻名。

  匈奴入侵上郡,景帝派一个宠信宦官同李广一起统率和训练军队,一次宦官带几十个骑兵出猎,结果,匈奴人射杀了所有随从卫士,还射伤宦官,宦官慌忙逃回报告给李广。李广闻讯,即率百名骑兵追击,亲自射杀其中两人,生擒一人。刚把俘虏缚上马,匈奴数千骑兵赶来,见到李广的军队,以为是汉军诱敌的疑兵,连忙抢占了一座高地。李广的骑兵,也十分害怕,都想掉转马头往回奔。李广说:“吾去大军数十里,今如此以百骑走,匈奴追射我立尽。今我留,匈奴必以我为大军之诱,必不敢击我。”李广命令所有的骑兵前进,一直走到离匈奴阵地不到二里多路的地方才停了下来。李广又下令道:“皆下马解鞍!”他手下的骑兵说:“虏多且近,即有急,奈何?”李广说:“彼虏以我为走,今皆解鞍以示不走,用坚其意。”匈奴骑兵果真不敢冒攻。这时一名骑白马的匈奴将领出阵来监护他的士兵。李广骑上马,带十几个骑兵,射杀白马将,然后重回到他的队里,卸下了马鞍。他命士兵都放开马匹,睡卧地上。这时天色已晚,匈奴兵始终觉得他们可疑,不敢前来攻击。半夜时分,匈奴以为汉军在附近有伏兵,想乘夜袭击他们,便引兵而去。第二天一早,李广回到了营地。

  汉武帝即位,李广由上郡太守调任未央宫禁卫军长官。四年后,又任命为将军,率军出雁门关,被成倍的匈奴大军包围。匈奴单于久仰李广威名,命令手下:“得李广必生致之。”李广终因寡不敌众而受伤被俘。当时李广受伤生病,匈奴兵就把他放在两匹马中间,装在绳编的网袋里。行走数里,他趁其不备,飞身夺得敌兵马匹,射杀追骑无数,终于回到了汉营。从此,李广在匈奴军中赢得了“汉之飞将军”称号。归朝后,因损伤太多,自己又被俘过,被革除军职,贬为庶人。

  几年后,匈奴杀辽西太守,打败韩安国,韩迁调右北平。于是天子召见李广,任他为右北平太守。匈奴闻“飞将军”镇守右北平,数年不敢来犯。

  没过多久,郎中令石建死后,李广接任郎中令。前 123 年又被任为后将军,跟随大将军卫青从定襄出塞,征伐匈奴。许多将领因战功被封侯,独李广没有得到封赏。前 120 年,李广以郎中令官职率领四千骑兵从右北平出塞,配合博望侯张骞出征匈奴。行军约几百里,匈奴左贤王率领四万骑兵包围了李广,士兵都很害怕,李广就派他的儿子李敢领几十名骑兵直穿匈奴骑兵阵,又从其左右两翼突出,回来向李广报告说:“匈奴敌兵很容易对付!”士兵们这才安下心。李广布成圆形阵势,面向四外抗敌,匈奴猛攻,箭如雨下,汉兵死伤过半,箭也快用完了。李广就命令士兵拉满弓,不要放箭,亲自手持弩弓射杀匈

  奴的副将多人,匈奴军才渐渐散开。这时天色已晚,军士都面无人色,可是李广却神态自如,更加注意整顿军队。第二天,又奋力作战,这时,张骞的军队才赶到,解了匈奴之围。李广的军队几乎全军覆没,只好收兵回朝。功过相抵,又没有封赏。

  李广与匈奴作战四十多年,却始终没有封侯,他的堂弟李蔡和他一起侍奉文帝,才干在下等之中,声名比李广差得很远,却连连得封。李广属下的军官和士兵,也有人得到了侯爵之封。李广曾和星相家王朔私下闲谈说:“自从汉朝攻打匈奴以来,我没有一次不参加。各部队校尉以下的军官,才能还不如中等人,然而由于攻打匈奴有军功被封侯的有几十人。我李广不比别人差,但是没有得到一点封赏,这是什么原因呢?难道是我的骨相就不该封侯吗?还是本来就命该如此呢?”王朔说:“将军自己回想一下,曾经有过值得悔恨的事吗?”李广说:“我曾当过陇西太守,有一次羌人反叛,我诱骗他们投降,投降的有 800 多人,我用欺诈手段在同一天把他们都杀了。直到今天我最大的悔恨只有这件事。”王朔说:“能使人受祸的事,没有比杀死已投降的人更大的了,这正是将军不能封侯的原因。”

  前 119 年,大将军卫青率军深入漠北击匈奴,李广以六十多岁的高龄任前将军。出边塞以后,卫青捉到兵士,得知单于驻地,就决定自己带领精兵去追逐单于,而命令李广和右将军李食的队伍合并,从东路出击。东路有些迂回绕远,而且大军走在水草缺少的地方,势必不能并队行进。李广就请求说:“我的职务是前将军,如今大将军却命令我改从东路出兵,况且我从少年时就与匈奴作战,到今天才得到一次与单于对阵的机会,我愿做前锋,先和单于决一死战。”

  皇上曾告诉卫青,认为李广年老,命运不好,不让他与单于对敌,恐怕不能实现俘获单于的愿望。那时,卫青的好友公孙敖刚刚丢掉了侯爵,任中将军,随从大将军出征,卫青想给公孙敖立功的机会,故意把前将军李广调开。李广当时也知道内情,所以坚决要求大将军收回调令,卫青不答应他的请求。一气之下,李广未向卫青辞行就从东路进发了。军队没有向导,迷失道路,结果落在大将军之后,耽误了约定的军期。卫青的部队因单于逃跑了,也无收获,向南过沙漠与前将军和右将军会合。回师后,大将军卫青派长史送李广干粮和酒,顺便询问迷失道路的情况,上书报告军情。李广没有回答。卫青派长史责令李广幕府的人员前去受审对质。李广说:“校尉们没有罪,是我自己迷失道路,我现在亲自到大将军幕府去受审对质。”

  到了大将军幕府,李广对他的部下说:“我从少年起与匈奴打过大小七十多仗,如今有幸跟随大将军出征同单于军队交战,可是大将军又调我的部队去走迂回绕远的路,偏又迷失道路,难道不是天意吗!况且我已六十多岁了,毕竟不能再受那些刀笔吏的侮辱。”于是拔刀自刎。李广军中的所有将士都为之痛哭。百姓听到这个消息,都为李广落泪。

  李广有子三人,长子李当户早死,有遗腹子李陵。次子李椒为代郡太守,也先于李广而死。幼子李敢常随军出征,李广死时,李敢以校尉身份随霍去病击左贤王,力战,夺左贤王鼓旗,斩首甚多,被赐爵关内侯,食邑二百户,代李广为郎中令。不久,怨大将军卫青而击伤他。卫青因有所顾忌加之内心有愧,没有声张。后李敢至上雍,到甘泉宫狩猎,被骠骑将军霍去病射杀。当时霍去病正被武帝所宠,武帝辩说:“鹿触杀之。”

  李广治兵宽缓不苛,与士卒同甘共苦,深受军民的爱戴。司马迁在《史记》中评价李广:“《传》曰‘其身正,不令而行,其身不正,虽令不从’,其李将军之谓也?余睹李将军悛悛如鄙人,口不能道辞。及死之日,天下知与不知,皆为尽哀。彼其忠实心诚信于士大夫也!谚曰:桃李不言,下自成蹊。此言虽小,可以喻大也。”